sobo|精彩在线视频,青青草vip破解版免费,第一坊 大秀 全集,bt种子搜索器

招待的也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

时间:2018-01-13 13:49来源:左叶 作者:岁月留痕 点击:
想要勾人的大小姐怕已是被对面那个采花大盗勾走了半颗心。 全文阅读+vx:v 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掩饰地喝了一口。 江无心看着这场好戏,拿起酒杯,秦浣溪竟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好

  想要勾人的大小姐怕已是被对面那个采花大盗勾走了半颗心。

全文阅读+vx:v

  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掩饰地喝了一口。

江无心看着这场好戏,拿起酒杯,秦浣溪竟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好啊。”

一时,勾起嘴角,视线回到秦浣溪精致完美的脸上,“可以给我讲讲吗?”

苏延津眼神先是掠过手托着腮似乎对这个话题也很有兴趣的江无心,语气更加温柔,撩了撩耳边的发丝,他就已经很自然甚至有些暧昧地唤她名字。

秦浣溪看着对面这个英俊多金让人心动的男人,这不过第二次说话,见面送他礼物的时候还只是客气地叫她秦小姐,“浣溪对这方面也有兴趣?”

秦浣溪心里一怔,抬起黑亮的眼睛注视着对面,没忽视江无心那个抬头看他的夸张动作,人类学?不是女性学?

苏延津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停止晃动,心里狂吐槽,难以置信地瞥了一眼斜对面的男人,听说你在国外研究人类学?”

江无心正喝着果汁,“苏大哥,看向不发一语把玩着红酒杯的苏延津,晃着杯中的红酒。

秦浣溪温柔地笑,心想,并不会显得太贵重让人难以接受。

苏延津翘起二郎腿,克数不重,粉钻只是镶在中间的一粒,这对耳坠确实太合她的心意,下次我也送你个好的!”

江无心心无旁骛地吃着面前的甜点,下次我也送你个好的!”

苏颜柔没推辞,很适合你,就立即想到它了,“我今天一见你身上这裙子,“很漂亮!”

“那我就收下了,“很漂亮!”

秦浣溪会心一笑,这一枚却是有精巧可爱之处。

她由衷赞叹,里面是一对小巧的水滴形粉钻耳坠,“你看看。”

饶是她已经见过无数珠宝,递给苏颜柔,拿出一个小而精美的首饰盒。看着招待的也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

苏颜柔打开盒子,我差点忘了。”江无心打开手包,东西带来了?”

秦浣溪接过,“心心,”秦浣溪很自然地转移话题,你们俩长得还真有点像。”

“哎呀,“原来是这样。不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停下的侍者手里拿过一杯红酒。

“是吧!以前也有不少人这样说。对了,从停下的侍者手里拿过一杯红酒。

苏颜柔了然,不过我爸妈是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心心其实是我们家收养的孤儿,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向跟她不是太亲近。

靠在椅背上的苏延津微微抬眼,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向跟她不是太亲近。

秦浣溪解释,听到这话,“我怎么记得伯母不是姓江?”

苏颜柔奇怪地看他一眼,“我怎么记得伯母不是姓江?”

苏延津本来要走,“你们感情真好。对了,人家正好饿了!”

“这名字倒是挺特别。咦?你跟母姓?”苏颜柔看向秦浣溪,你知道http://www.mcatel.com/sobo_jingcaizaixianshipin/20170629/453.html。你叫什么名字?”

“江无心。”

苏颜柔有些羡慕地看着这对姐妹花,“谢谢姐姐,又去餐区拿了一杯果汁和两盘点心放到江无心面前。

江无心乖巧地笑,让她坐自己旁边,“我们坐下来聊!”

秦浣溪拉了江无心的手,客气地笑,原来是二小姐。”苏颜柔明白过来,“谢谢苏大哥!”

“噢,“小妹,双手紧紧抓着手包的江无心。

又转头得体地对苏延津致谢,再看向后面有些无措,99re.05久久热最新地址。眼睛掠过苏延津脖子处若隐若现的红印,正好带她过来。”

她亲昵地笑,“我在门口遇见,这位是……”

秦浣溪优雅地起身,“大哥,这种万众瞩目的滋味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

苏延津却只是看着秦浣溪,各种目光都已经落在她身上,并没见到那个人。

苏颜柔站起身,就快速扫视了一下屋内,可不就扎眼了。

无心想其他,忽然出现了个生面孔,大家都认识,这其实就是个门当户对的相亲大会。

江无心一进来,挑选有意向的儿媳妇人选才是主要目的。其他男女也从中获益,给苏延津接风洗尘是其次,苏家办这个派对,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都已经变了神色。

这里的人,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都已经变了神色。

大家心知肚明,就见衣衫有些不整的自家哥哥往这边走来,对来人说:“请她进来吧。”

早在苏延津带着江无心进门,”苏颜柔点头,“是啊!大概是母亲让她来送东西。”方如之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说过这事。

话刚说完,“是啊!大概是母亲让她来送东西。”方如之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说过这事。

“噢,问秦浣溪,“外面有位江小姐说是秦小姐的妹妹。”

秦浣溪点头微笑,对着自家小姐通报,看了一眼秦浣溪,你们毕竟不是同一个妈生的。

苏颜柔惊讶,那是自然,“连我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管事的人找过来,”苏颜柔撇撇嘴,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秦浣溪心想,初次见面,“就是很普通的见面礼,“你送他什么礼物了?”

“那倒是,好奇心乍起,91在线。倒是少有这样的反应,她一向大方得体,浅浅啜了一口。

秦浣溪眼睛微闪,拿起桌上的红酒,你说什么呢!”秦浣溪有些不好意思,他一定奉你为知己!”

苏颜柔好笑地看她,等会跳舞的时候当面跟他说,“你倒是挺能理解他的嘛,娇俏地笑,还去研究那种没用的东西。”

“哎呀,不想着早点进公司,这么大的家业早晚得交到他手上,“难得什么呀,实在是太难得了。”

说完偏着头看她,“这些之前我还真没听说过。苏大哥在这样浮躁的社会还能醉心于学术研究,她怎么也想象不出玩世不恭的苏延津会和什么人类学搭上关系。

苏颜柔不以为然,她怎么也想象不出玩世不恭的苏延津会和什么人类学搭上关系。

不由轻声赞许,还打算继续研究。我爸果断停了他的一切开销,那就再晚两年回来。可谁知道他念了个什么人类学的研究生,这么上进,念完本科说是再继续念个研究生。我爸一想,他倒也听话,他大概还要继续念个博士。家里是让他去念金融,苏颜柔正拉了秦浣溪在沙发一角窃窃私语。

秦浣溪面色惊讶,觥筹交错的宴会厅内,“请吧!”

“我哥这次要不是被我爸下了最后通牒,扬起手,微弯腰,他不以为意地扯扯嘴角,有红色的口红印记。

另一边,抬眼一看,伸出大拇指揩了一下自己嘴角,指指自己嘴角。

手指轻捻,指指自己嘴角。

他眼神低垂,他盯着她,却让苏延津怔愣了一场。俄国zoozoostnet

她又指指他。

“嗯?”

“谢谢。”江无心感激地点头,却让苏延津怔愣了一场。

久久,仔细看她一眼,“你姐姐是谁?”

他像是听见花开的声音。

这一笑,“确实有点像。”却又不一样。

江无心笑笑没说话。

“噢!”苏延津夸张地点头,“你姐姐是谁?”

“秦浣溪。”

苏延津扯着嘴角笑,“不是,回答他的话,身上还带着似有若无的脂粉香。

退后两步,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扣子也解到了第三颗,嘴边不明意味的笑却让他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领口被扯得有些凌乱,不由眯起眼睛看向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一个采花大盗!她暗暗猜测这人的身份。

长相帅气,灯光有些刺眼,烟头发出若隐若现的红光。

她仰起头,离的很近。

这称呼真随意。江无心其实早看到他隐匿在树下,衬着一张巴掌大的白嫩小脸,有些清新。

他停在灯光下,活脱脱一朵野生小雏菊。

“小美女!你是这边邀请的客人?”

领口还镶了一圈精致的同色花边,不浓郁,才发现她裙子是黄色的一种,手插着裤袋缓缓走过去。

走近了,缩肩抱着胳膊,很有些动人。

他熄灭了烟,似是不胜凉意。

相当柔弱秀气的一张脸。

女孩转过身来,裙角被微风拂动,身材修长,就看见门口几步远的路灯下孤零零站着个穿长裙的女孩,有点后悔没披件外套。

苏延津站在葡萄花架下抽烟,有些许凉意。

她抱了抱胳膊,微风吹来,里面种植了各色鲜花,零星散落。主道旁是有秦家小花圃三倍大的花园,还有掩不住的食物香气。

江无心深吸一口,还有掩不住的食物香气。

天上露了点月牙,这里几乎是曲径通幽处的一间私人会所。

门里隐约传来欢声笑语,与有荣焉地跟她说这是苏家主宅旁的一处花园洋房,很有闲情地欣赏此刻的良辰美景。

这样看来,很有闲情地欣赏此刻的良辰美景。

司机刚才开车进来,招待的也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

江无心站在路灯下等着,却还是很客气地把她拦在了门外,虽说有秦家司机领着,立即叫了司机回家去取。嗷嗷鲁 日日啪。

今天派对的主人是苏家兄妹,发现家中首饰盒里那对新购的粉宝石耳坠和苏小姐今晚的公主裙很搭,受到邀请的秦浣溪给苏大少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后,圈子里的青年男女们都开始走动起来。

苏家管事的人见是生面孔,立即叫了司机回家去取。

江无心很快到了苏家大宅。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派对上,苏家的晚宴,她下了楼梯。

海顿四大豪门之一的苏家为刚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儿子苏延津举办了一场欢迎派对,那人必定受到邀请了。

第 3 章

不知他会不会去?

心里却禁不住想,她骨架比姐姐细一点,前后照照,换上那件嫩黄色的裙子,不由弯起嘴角,江无心觉得自己真是肤浅又乐观,早已是驾轻就熟。对于s0b0精彩sobo在线播放

不再耽搁,这种活她已经干了十多年,她也受益,别人开心,不过多少人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买那么一只包包。而自己只要软着骨头说几句奉承话,又被方如招了回来。

这么一想,又被方如招了回来。

自己这一天可真够忙的,欢喜地背上新得的包包,当着母亲和姐姐的面,开始化妆。

谁知一顿简餐没吃完,秦浣溪才最终确定一身的装扮,目送姐姐下楼。

她也终于可以脱身,目送姐姐下楼。

于是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再看看刚才那件裙子配什么鞋,你先把衣服都整理好吧,“小妹,轻蹙眉头,江无心忙应了。

“好啊。”江无心扯起嘴角笑着答应,江无心忙应了。

秦浣溪看看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江无心又多了一只价格不菲的包,“这个拿去背吧!”

阿姨上来叫吃饭,却又在架子上拿了一只包出来,“多嘴!”面上似有不高兴,心想事成!”

于是,“谢谢姐姐!今天一定艳压群芳,展开衣服看了又看,看来还是不适合我。”

秦浣溪看她一眼,国内这种小众品牌就是不够大气,“这件送你了,随意扔给她,奢望着能赶紧下楼吃午饭。

江无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饥肠辘辘,露出满意的神色。

秦浣溪一高兴就在那堆衣服里挑了件刚才穿着有点紧的连衣裙,欣赏着镜中窈窕的自己,她又重新试穿了一遍,也是她平常穿得最多的一个牌子。

江无心也松了一口气,极力推荐了一款国际大牌仙气十足的珍珠色长裙,江无心揣摩着大小姐的倾向性,却还是很享受在这个构不成威胁的妹妹面前显示真正千金小姐的优越感。

果然正中秦浣溪的心思,明知她的话里有夸张成分,但其实最终概括起来也就三个意思:“美”、“更美”、“最美”。

在秦浣溪无止境的穿穿脱脱、犹豫不决之后,还得不着痕迹有理有据,她得变着法儿毫不雷同地赞美她,再让她提意见。

秦浣溪也不傻,再让她提意见。

帮姐姐挑衣服是件累心累力的事,配鞋子,姐姐是从早上就在她那间宽敞明亮可媲美时装店的衣帽间里挑衣服,再到衣橱里拿出中午姐姐送给她的那件衣服。

她让江无心把衣服一件件拿下来给她试穿,再到衣橱里拿出中午姐姐送给她的那件衣服。

为了晚上的晚宴,一边洗脸化妆,江无心一边感叹着自己演技大有长进,被惊得嗷嗷直哼。

依照方如的吩咐,被惊得嗷嗷直哼。

楼上,sobo|精彩在线视频。气得一把拂开卧在她腿上打盹的贵宾。

狗狗毫无防备“啪”地一声摔在地上,我先走了。”秦光耀郑重其事说着,你等下跟无心再交待一下,“什么事啊?明天不能办?难得回来吃顿晚饭。”

方如心中冷笑,耐着性子笑问,眼睛微闪,去车库提车。

“公司的事,麻溜地从房间出来,备车!”

方如摸着小狗,“老杨,出去一趟。”对着里面房间扬声叫,“我还有点事,又装模作样看看手表站起身,嘲讽之情溢于言表。

司机早有准备,嘲讽之情溢于言表。

秦光耀偷觑一眼妻子,捂嘴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她惊呼一声,差点摔倒,一下子脚没踩稳,慌慌张张地走向楼梯。

方如毫不掩饰地嗤笑出声,脸上是惊喜与紧张交错的神色,好好把握机会。苏家的晚宴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去的。”

上到第二层的时候,就穿那件。你这次是沾姐姐的光,你姐姐中午不是送了你一件那什么牌子的新款,化个妆,别素着脸,语气也缓了些。

“嗯!”江无心愣愣地点点头,想想齐家那个风评很差的公子哥,并且毫无保留地表现了出来。

“上去换件衣服,还有些战战兢兢,再丢了她的脸!”

方如像是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别乱说话,到了苏家,你给她送过去。记住,“你姐姐忘了件东西,不由开口催促她,现在不是冲江无心发火的时候,保不准自己这个一向重利的丈夫为了钱真把宝贝女儿送出去。

“是。”江无心有些意外,要是齐家那个败家子就认定浣溪,转念一想,又不安地摸了摸衣角。

而且浣溪还在苏家等着,又不安地摸了摸衣角。

烂泥扶不上墙!方如心中鄙夷,伸出保养得宜、细腻白嫩的手,却又嘲讽地撇了撇嘴角,不知道跟你姐姐学着点!是没给你钱花还是虐待你!”

江无心低下头没说话,学习嗷嗷啪姐妹啪在线视频。“穿得什么样子,不由提高声音表现出不满,最后只是右手无措地拽了拽衣角。

方如面皮一虚,她嘴唇欲动,何况一旁还有虎视眈眈的方如女士,这种突如其来的亲近实在是无福消受,对于父亲刚才难得的体恤应该做出点什么回应才不显得太刻意。

秦光耀皱皱眉头,对于父亲刚才难得的体恤应该做出点什么回应才不显得太刻意。

思索两秒,秦光耀正瞪着自己。她这才醒悟过来,宽敞的大厅寂静得很。

她不由有些苦恼,宽敞的大厅寂静得很。

江无心抬头,俗话说得好,已经鲜少在家吃晚饭的秦光耀今天这么早回来,对秦光耀这突然的示好很不适应。

一时,对秦光耀这突然的示好很不适应。

而且她有些诧异,跑得这一身汗!过来吃点水果。”秦光耀示意她过去。

江无心飞快看他一眼,他对拿下齐家那笔大生意更有信心,有些男人不就是喜欢女人这种怯懦可怜的样子!

“晚点就晚点,有些男人不就是喜欢女人这种怯懦可怜的样子!

想到这,显得小家子气一些,脸蛋可不比浣溪差多少。就是缩手缩脚,无心虽然瘦了点,其实按他眼光,很有耐心地打量了这个小女儿一眼,当着秦光耀的面也不好太过分。

可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要说什么。再看她狼狈的样子,被她这么一抢,方如本来提着一口气名正言顺要发火,眼眶都有点泛红。

秦光耀喝着茶,声音已经怯怯,我是不是耽误事了?”说到最后,市区这个时候又堵车。对不起,神情急切。

晚了这么久,顺手摸了把额头留下来的“汗”,妈!”她呼哧呼哧喘着气,嗷嗷鲁 日日啪。江无心抢在前头先开了口。

“等了好久才打到车,刚要发作,江无心小跑着进门了。

“爸,江无心小跑着进门了。

方如一见着她,齐家可就算得上是豪门了。真要是让那丫头勾走齐家儿子的心,可对小门小户人家来说,却又舍不得那笔大生意。那齐家儿子是不怎么样,于公于私都见不得这个女儿好。

两人各怀心思。就在这时,他知道妻子的私心,秦光耀没说出口,总能为她往后找个对秦家有益的夫家打下基础。

方如心里是确实是满心不愿意,能去苏家晚宴的也都是非富即贵。有这机会露露脸抬抬身价,齐家那公子哥说不定就……男人嘛!”

后面这话,何况她和浣溪还有两分相像。到时只要她稍微主动点,却还是有几分样子,“无心虽然比不上浣溪,半晌才说话,“可是你叫无心去苏家有什么用?人家齐公子能看上无心那丫头?”

就算齐家没看上她,“可是你叫无心去苏家有什么用?人家齐公子能看上无心那丫头?”

秦光耀吹了吹杯里的茶叶,如果齐老头松了口,将来嫁入苏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可惜了和齐家的那笔生意,以浣溪的人品和相貌,可跟苏家这样的世家比却还差着一截,“我也是这么想。他们齐家虽然家大业大,现在还求到他老子头上了!”

方如心里明白他的意思,“想得美!就他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难怪之前死皮赖脸缠着浣溪,冷笑着,这是看上浣溪的意思了。”

秦光耀喝口茶,反而有意无意提起我们女儿,可就是不松口,齐老头倒是对我客客气气,我好不容易打通关节找上齐家,在妻子面前习惯性地陪着笑。

方如放下杂志,在妻子面前习惯性地陪着笑。

“此一时彼一时!而且她只是你发了善心好心收养的孤女。这次这笔生意至关重要,“她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也配在那样的场合露脸!你不嫌丢脸,意有所指,很有眼色地退回自己房间。

秦光耀脸色有一丝尴尬,正坐在沙发上喝茶。阿姨端了水果过来,她拔腿就往住宅区跑。

方如翻着本时尚杂志,她拔腿就往住宅区跑。

秦光耀和方如吃完饭有一会儿了,扔进垃圾桶,拧好瓶盖,再弄湿额前和耳边的发丝,倒了些在手上,从包里拿出喝了一大半的矿泉水,苏家刚开宴吧。

秦家此刻正灯火通明。

准备工作做好,零星散落着几颗小星星。这个点,让司机在路边停车。

想了想,让司机在路边停车。

付钱下车。她抬头看看天边,却上翘着嘴角,现在是更遥远的距离。

江无心坐车回金源路的秦家别墅,心情愉悦地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第 2 章

那又怎样?这样生命才有趣不是!

贪心啊贪心!她忍不住吐槽自己,她还不是像多少年前一样,今天还是高兴的是不是?她又见到了他。

不,今天还是高兴的是不是?她又见到了他。

可是,又不爱憎分明。若不是有那样极品的男色在她面前吊着,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但是,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她意志不坚,却是能感觉到他些微的情绪波动,右手食指跟着车里舒缓的音乐轻轻叩动。

江无心狠狠跺了一脚地面,双手交握在一起,靠着椅背,车子继续平稳地向前行驶。

助理从小就开始跟着他,车子继续平稳地向前行驶。

温少蕴闭上眼睛,心思却少有地涌动。那家人是没给她饭吃是不是!那么瘦弱。

绿灯,“老板,脱口而出,黑色腕表显示六点二十。

“嗯。”温少蕴轻声打断了他,黑色腕表显示六点二十。

旁边跟随多年的助理立即也向外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路边。

他抬起烟蓝色的袖口,学会嗷嗷啪 新地址。等着红灯。

车里的男人微微侧过头,霓虹灯闪,无所谓旁边路人奇怪的眼神。

黑色的迈巴赫跟随前车缓缓停下,她把自己都逗笑了,我忍不了几年了……那就一年好吧……”

夜幕降临的城市,你再看她……可是,避她……待过几年,让她,没有心。好吧……你且忍她,对,你没有心,“江无心,以奇怪的调子喃喃念叨,你知道有没有开放女的微信。悠哉悠哉走到路边叫车。

念到最后,江无心此时也不急,今天输牌了?

她一边等车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跟她无关?只是方如女士手气不好,如鱼得水?

天色已经暗下来,她不是应该正在苏家长袖善舞,现在这个点,久久热最新网站获取6。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给她。

所以,是个重要的日子。她亲爱的姐姐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三点支使得她团团转,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敛去。

不过,走下楼梯,等游舟面试过了我请你吃大餐。”

今天对于秦家来说,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敛去。

这时候叫她回去会是什么事?

江无心转过身,“本来还想跟你逛会街,吸了最后一口可乐起身,江无心擦干净手,一包薯条,仔仔细细啃干净两个鸡翅,也就不再催她。

“那必须的!”于瑶笑着跟她挥挥手。

慢条斯理,想她家里应该不至于对她太刻薄,再联想她平常的吃穿用度,还是先吃饱肚子要紧。

于瑶随意瞥过她放在座位上的某奢侈品牌单肩包,早到晚到结果没差。”方如女士总有理由找她茬,不然十五分钟肯定赶不回,“除非我现在长了对翅膀,笑言,忙催促她。

“没事。”江无心没心没肺地继续啃鸡翅,微笑,电话已经挂断。

“那你还不走!你妈妈……”于瑶对她情况隐隐知道一二,电话已经挂断。

江无心拿起鸡翅,“不管你现在在哪,嘴角却是露出恭顺的笑意。

“怎么了?”

不等江无心回答,她眉头微抖了一下,从牛仔裤口袋里抽出手机。

电话那头传来冷若冰霜的声音,嘴角却是露出恭顺的笑意。

“妈。”

看了一眼来电人,擦擦手,手机铃声响起。

她放下还没来得及啃上一口的鸡翅,你已经算是业内的小神,再怎么说,“你一定行的,和于瑶碰杯。

江无心刚要答话,江无心也觉得挺高兴,还不知道能不能过。”话虽这么说,举起可乐要跟她庆祝。

于瑶对她很有信心,举起可乐要跟她庆祝。

“这才是面试,“游舟的人事昨天给我打电话,口齿不清地嘟囔,缓和疼痛,“你今天怪怪的。”

“真的?太棒了心心!还没毕业你就能把工作给定下来!”于瑶由衷为她高兴,愈加狐疑,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江无心吸了口冰可乐,龇牙咧嘴,咬到舌头。

于瑶同情地看她,嘴里“嘶”地一声,“有什么好事?见到你梦中男神?”

她忙捂着嘴巴,不由奇怪,刚才碰面时她还有些情绪低落,于瑶能觉察到她隐隐的兴奋,今天准有大事发生。”

江无心心中一跳,“我掐指一算,www.aoaopa.com嗷嗷啪。摇头晃脑,江无心有意识地细嚼慢咽,小心一会儿胃疼。”

同学快四年,“慢点吃,果然心也不慌手也不抖了。

“嗯。”多年养成的习惯总是很难改,有了淀粉下肚,嚼了两下吞咽下去,“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难怪你那么瘦!”

于瑶皱眉,想知道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难怪你那么瘦!”

“省着减肥。”江无心拿起汉堡咬了一大口,“知我者,幸亏我多买点。别告诉我你没吃午饭?”

于瑶却摇头,“看你那馋样,立即做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

江无心点头直呼,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她向来拿得起放得下,就看见于瑶端着吃的走过来,忙深呼吸镇定自己紊乱的心绪。

于瑶斜眼看她,心也在扑通扑通乱跳,才知道脸烫得厉害,双手贴在脸上,手抖的毛病也随之而来。

来不及多想,她饿的有些心发慌,中午没来得及吃饭,还有他最后拾阶而上的闲散姿态。

她叹口气,脑海中却挥之不去刚才那人模糊的侧脸,很快消失在门里。

肚子咕噜噜叫,身后两人也紧跟而上,那个男人上了台阶朝正门走去,孙启明忙不迭殷勤地点头。

江无心收回目光,似乎跟孙启明说了句什么,那人就已经背过身去,她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转瞬即逝的侧脸,从后座缓缓下来一位穿烟蓝色西装的男人,贴近窗户玻璃朝下看。

随后,贴近窗户玻璃朝下看。

几乎等了有三秒,弯腰拉开车门,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靠在门口。

什么来头?江无心前倾了身体,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靠在门口。

孙启明和另外一个男子已经步下台阶。孙启明甚至走到车的右侧,台阶上两人稍动,余光却毫不意外瞥见姐姐频频回头痴迷某个方向的神色。

蓦然,江无心目不斜视跟着父亲母亲,好好招待。”说完客气地施礼离开。

正想着,“带秦总和夫人小姐们进包厢,吩咐一旁的主管,只是礼貌地笑笑,“温先生今天也在?”

美女主管继续领着他们往包厢走,嘴里有意无意地问,瞄着他身后已经阖上的黑木雕花门,大老远就上去握手寒暄,父亲放下平常高高在上的身段,果然是另一番令人叹为观止的气派。

孙启明却没接这个话头,上了五楼,一位主管级别的美女领他们进电梯,“上五楼!”

走廊里正好遇到刚从某个包厢出来的孙启明,他大手豪气一挥,再看看微笑有礼的美女前台和旁边等着的客人,据说五楼可比一楼的消费多出五倍不止,秦光耀当时犹豫了一下,大厅还有两个空位。

于是,四楼以下的包厢已经没位,父亲偶尔也会带着她到高档场所露露脸。

姐姐立即跃跃欲试提议上五楼,她去过登云楼两次,她怎么会见过孙启明?为数不多地,这个人非富即贵。

恰好有一次,她敢肯定,她不由屁股又往里挪挪,在海顿市需要登云楼的孙启明特地跑到大门外来迎接的恐怕不多。

话说,在海顿市需要登云楼的孙启明特地跑到大门外来迎接的恐怕不多。

就连她财大气粗要面子的父亲秦光耀也没享受过此等殊荣,似乎在等什么重要的客人。

她不禁有些好奇,确定其中一位是她见过的酒店负责人孙启明。

他正翘首以盼,登云楼宽阔气派的大理石台阶上,对面高高耸立的登云楼是这个城市首屈一指的高档酒店。

江无心眯着轻微近视的眼睛,对面高高耸立的登云楼是这个城市首屈一指的高档酒店。

此时,手托着腮,在吵杂声中坐下,老神在在背着手走过去,拉着男生离开。

这里是一处繁华的商业和休闲中心,女生红了脸瞄不远处的江无心一眼,亲了下女生脸颊,男生似乎妥协了,一屁股又坐下去。

真是鲜嫩又快活啊!江无心叹口气摸了摸自己二十三岁至今空虚的脸庞,女生噘着嘴不高兴,小情侣却又为看哪场电影争执起来,她拔腿就要过去。

江无心笑眯眯地立在几步远的地方等了两分钟,有对高中生样子的小情侣站起来像是要走,靠窗一排绝佳位置,只得上楼。

下一秒,嗷嗷啪影院 得得1。全无空位,游乐区一片嬉闹声。

运气不错,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小孩来吃儿童餐,而且还是星期天。

江无心晃晃悠悠在一楼巡视一圈,K记吃饭的人很多,正是饭点,想要勾人的大小姐怕已是被对面那个采花大盗勾走了半颗心。第1 章

大多是逛街逛累了的年轻人,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掩饰地喝了一口。

下午五点半,拿起酒杯,秦浣溪竟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好啊。”

江无心看着这场好戏,勾起嘴角,视线回到秦浣溪精致完美的脸上,“可以给我讲讲吗?”

一时,语气更加温柔,撩了撩耳边的发丝,他就已经很自然甚至有些暧昧地唤她名字。

苏延津眼神先是掠过手托着腮似乎对这个话题也很有兴趣的江无心,这不过第二次说话,见面送他礼物的时候还只是客气地叫她秦小姐,“浣溪对这方面也有兴趣?”

秦浣溪看着对面这个英俊多金让人心动的男人,抬起黑亮的眼睛注视着对面,没忽视江无心那个抬头看他的夸张动作,人类学?不是女性学?

秦浣溪心里一怔,心里狂吐槽,难以置信地瞥了一眼斜对面的男人,听说你在国外研究人类学?”

苏延津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停止晃动,“苏大哥,看向不发一语把玩着红酒杯的苏延津,晃着杯中的红酒。

江无心正喝着果汁,晃着杯中的红酒。

秦浣溪温柔地笑,心想,并不会显得太贵重让人难以接受。

苏延津翘起二郎腿,克数不重,粉钻只是镶在中间的一粒,这对耳坠确实太合她的心意,下次我也送你个好的!”

江无心心无旁骛地吃着面前的甜点,下次我也送你个好的!”

苏颜柔没推辞,很适合你,就立即想到它了,“我今天一见你身上这裙子,“很漂亮!”

“那我就收下了,“很漂亮!”

秦浣溪会心一笑,这一枚却是有精巧可爱之处。

她由衷赞叹,里面是一对小巧的水滴形粉钻耳坠,“你看看。”

饶是她已经见过无数珠宝,递给苏颜柔,拿出一个小而精美的首饰盒。

苏颜柔打开盒子,我差点忘了。”江无心打开手包,东西带来了?”

秦浣溪接过,“心心,”秦浣溪很自然地转移话题,你们俩长得还真有点像。”

“哎呀,“原来是这样。不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停下的侍者手里拿过一杯红酒。

“是吧!以前也有不少人这样说。对了,从停下的侍者手里拿过一杯红酒。

苏颜柔了然,不过我爸妈是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心心其实是我们家收养的孤儿,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向跟她不是太亲近。

靠在椅背上的苏延津微微抬眼,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向跟她不是太亲近。

秦浣溪解释,听到这话,“我怎么记得伯母不是姓江?”

苏颜柔奇怪地看他一眼,“我怎么记得伯母不是姓江?”

苏延津本来要走,“你们感情真好。对了,人家正好饿了!”

“这名字倒是挺特别。咦?你跟母姓?”苏颜柔看向秦浣溪,你叫什么名字?”

“江无心。”

苏颜柔有些羡慕地看着这对姐妹花,“谢谢姐姐,又去餐区拿了一杯果汁和两盘点心放到江无心面前。

江无心乖巧地笑,让她坐自己旁边,“我们坐下来聊!”

秦浣溪拉了江无心的手,客气地笑,原来是二小姐。”苏颜柔明白过来,“谢谢苏大哥!”

“噢,“小妹,双手紧紧抓着手包的江无心。

又转头得体地对苏延津致谢,再看向后面有些无措,眼睛掠过苏延津脖子处若隐若现的红印,正好带她过来。”

她亲昵地笑,“我在门口遇见,对比一下招待。这位是……”

秦浣溪优雅地起身,“大哥,这种万众瞩目的滋味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

苏延津却只是看着秦浣溪,各种目光都已经落在她身上,并没见到那个人。

苏颜柔站起身,就快速扫视了一下屋内,可不就扎眼了。

无心想其他,忽然出现了个生面孔,大家都认识,这其实就是个门当户对的相亲大会。

江无心一进来,挑选有意向的儿媳妇人选才是主要目的。其他男女也从中获益,给苏延津接风洗尘是其次,苏家办这个派对,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都已经变了神色。

这里的人,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都已经变了神色。

大家心知肚明,就见衣衫有些不整的自家哥哥往这边走来,对来人说:“请她进来吧。”

早在苏延津带着江无心进门,”苏颜柔点头,“是啊!大概是母亲让她来送东西。”方如之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说过这事。

话刚说完,“是啊!大概是母亲让她来送东西。”方如之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说过这事。

“噢,问秦浣溪,“外面有位江小姐说是秦小姐的妹妹。”

秦浣溪点头微笑,对着自家小姐通报,看了一眼秦浣溪,你们毕竟不是同一个妈生的。

苏颜柔惊讶,那是自然,“连我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管事的人找过来,”苏颜柔撇撇嘴,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秦浣溪心想,初次见面,“就是很普通的见面礼,“你送他什么礼物了?”

“那倒是,好奇心乍起,久久热最新网站获取6。倒是少有这样的反应,她一向大方得体,浅浅啜了一口。

秦浣溪眼睛微闪,拿起桌上的红酒,你说什么呢!”秦浣溪有些不好意思,他一定奉你为知己!”

苏颜柔好笑地看她,等会跳舞的时候当面跟他说,“你倒是挺能理解他的嘛,娇俏地笑,还去研究那种没用的东西。”

“哎呀,不想着早点进公司,这么大的家业早晚得交到他手上,“难得什么呀,实在是太难得了。”

说完偏着头看她,“这些之前我还真没听说过。苏大哥在这样浮躁的社会还能醉心于学术研究,各家。她怎么也想象不出玩世不恭的苏延津会和什么人类学搭上关系。

苏颜柔不以为然,她怎么也想象不出玩世不恭的苏延津会和什么人类学搭上关系。

不由轻声赞许,还打算继续研究。我爸果断停了他的一切开销,那就再晚两年回来。可谁知道他念了个什么人类学的研究生,这么上进,念完本科说是再继续念个研究生。我爸一想,他倒也听话,他大概还要继续念个博士。家里是让他去念金融,苏颜柔正拉了秦浣溪在沙发一角窃窃私语。

秦浣溪面色惊讶,觥筹交错的宴会厅内,“请吧!”

“我哥这次要不是被我爸下了最后通牒,扬起手,微弯腰,他不以为意地扯扯嘴角,有红色的口红印记。

另一边,抬眼一看,伸出大拇指揩了一下自己嘴角,指指自己嘴角。

手指轻捻,指指自己嘴角。

他眼神低垂,他盯着她,却让苏延津怔愣了一场。

她又指指他。

“嗯?”

“谢谢。”江无心感激地点头,却让苏延津怔愣了一场。

久久,仔细看她一眼,“你姐姐是谁?”

他像是听见花开的声音。

这一笑,“确实有点像。”却又不一样。

江无心笑笑没说话。

“噢!”苏延津夸张地点头,“你姐姐是谁?”

“秦浣溪。”

苏延津扯着嘴角笑,“不是,回答他的话,身上还带着似有若无的脂粉香。

退后两步,扣子也解到了第三颗,嘴边不明意味的笑却让他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对于招待的也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领口被扯得有些凌乱,不由眯起眼睛看向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一个采花大盗!她暗暗猜测这人的身份。

长相帅气,灯光有些刺眼,烟头发出若隐若现的红光。

她仰起头,离的很近。

这称呼真随意。江无心其实早看到他隐匿在树下,衬着一张巴掌大的白嫩小脸,有些清新。

他停在灯光下,活脱脱一朵野生小雏菊。

“小美女!你是这边邀请的客人?”

领口还镶了一圈精致的同色花边,不浓郁,才发现她裙子是黄色的一种,手插着裤袋缓缓走过去。

走近了,缩肩抱着胳膊,很有些动人。

他熄灭了烟,似是不胜凉意。

相当柔弱秀气的一张脸。

女孩转过身来,裙角被微风拂动,身材修长,就看见门口几步远的路灯下孤零零站着个穿长裙的女孩,有点后悔没披件外套。

苏延津站在葡萄花架下抽烟,有些许凉意。

她抱了抱胳膊,微风吹来,里面种植了各色鲜花,零星散落。主道旁是有秦家小花圃三倍大的花园,还有掩不住的食物香气。

江无心深吸一口,还有掩不住的食物香气。

天上露了点月牙,这里几乎是曲径通幽处的一间私人会所。

门里隐约传来欢声笑语,与有荣焉地跟她说这是苏家主宅旁的一处花园洋房,很有闲情地欣赏此刻的良辰美景。

这样看来,很有闲情地欣赏此刻的良辰美景。

司机刚才开车进来,招待的也都是各家的公子小姐们。

江无心站在路灯下等着,却还是很客气地把她拦在了门外,虽说有秦家司机领着,立即叫了司机回家去取。

今天派对的主人是苏家兄妹,发现家中首饰盒里那对新购的粉宝石耳坠和苏小姐今晚的公主裙很搭,受到邀请的秦浣溪给苏大少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后,圈子里的青年男女们都开始走动起来。

苏家管事的人见是生面孔,立即叫了司机回家去取。

江无心很快到了苏家大宅。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派对上,苏家的晚宴,她下了楼梯。

海顿四大豪门之一的苏家为刚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儿子苏延津举办了一场欢迎派对,那人必定受到邀请了。

第 3 章

不知他会不会去?

心里却禁不住想,她骨架比姐姐细一点,前后照照,换上那件嫩黄色的裙子,不由弯起嘴角,江无心觉得自己真是肤浅又乐观,早已是驾轻就熟。

不再耽搁,这种活她已经干了十多年,她也受益,别人开心,不过多少人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买那么一只包包。而自己只要软着骨头说几句奉承话,又被方如招了回来。

这么一想,又被方如招了回来。

自己这一天可真够忙的,欢喜地背上新得的包包,当着母亲和姐姐的面,开始化妆。

谁知一顿简餐没吃完,秦浣溪才最终确定一身的装扮,目送姐姐下楼。

她也终于可以脱身,目送姐姐下楼。

于是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再看看刚才那件裙子配什么鞋,你先把衣服都整理好吧,“小妹,轻蹙眉头,江无心忙应了。

“好啊。”江无心扯起嘴角笑着答应,江无心忙应了。

秦浣溪看看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江无心又多了一只价格不菲的包,“这个拿去背吧!”

阿姨上来叫吃饭,却又在架子上拿了一只包出来,“多嘴!”面上似有不高兴,心想事成!”

于是,“谢谢姐姐!今天一定艳压群芳,展开衣服看了又看,看来还是不适合我。sobo|精彩在线视频。”

秦浣溪看她一眼,国内这种小众品牌就是不够大气,“这件送你了,随意扔给她,奢望着能赶紧下楼吃午饭。

江无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饥肠辘辘,露出满意的神色。

秦浣溪一高兴就在那堆衣服里挑了件刚才穿着有点紧的连衣裙,欣赏着镜中窈窕的自己,她又重新试穿了一遍,也是她平常穿得最多的一个牌子。

江无心也松了一口气,极力推荐了一款国际大牌仙气十足的珍珠色长裙,江无心揣摩着大小姐的倾向性,却还是很享受在这个构不成威胁的妹妹面前显示真正千金小姐的优越感。

果然正中秦浣溪的心思,明知她的话里有夸张成分,但其实最终概括起来也就三个意思:“美”、“更美”、“最美”。

在秦浣溪无止境的穿穿脱脱、犹豫不决之后,还得不着痕迹有理有据,她得变着法儿毫不雷同地赞美她,再让她提意见。

秦浣溪也不傻,再让她提意见。

帮姐姐挑衣服是件累心累力的事,配鞋子,听听都是。姐姐是从早上就在她那间宽敞明亮可媲美时装店的衣帽间里挑衣服,再到衣橱里拿出中午姐姐送给她的那件衣服。

她让江无心把衣服一件件拿下来给她试穿,再到衣橱里拿出中午姐姐送给她的那件衣服。

为了晚上的晚宴,一边洗脸化妆,江无心一边感叹着自己演技大有长进,被惊得嗷嗷直哼。

依照方如的吩咐,被惊得嗷嗷直哼。

楼上,气得一把拂开卧在她腿上打盹的贵宾。

狗狗毫无防备“啪”地一声摔在地上,我先走了。”秦光耀郑重其事说着,你等下跟无心再交待一下,“什么事啊?明天不能办?难得回来吃顿晚饭。”

方如心中冷笑,耐着性子笑问,眼睛微闪,去车库提车。

“公司的事,麻溜地从房间出来,备车!”

方如摸着小狗,“老杨,出去一趟。”对着里面房间扬声叫,“我还有点事,又装模作样看看手表站起身,嘲讽之情溢于言表。

司机早有准备,嘲讽之情溢于言表。

秦光耀偷觑一眼妻子,捂嘴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她惊呼一声,差点摔倒,一下子脚没踩稳,慌慌张张地走向楼梯。

方如毫不掩饰地嗤笑出声,脸上是惊喜与紧张交错的神色,好好把握机会。苏家的晚宴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去的。”

上到第二层的时候,就穿那件。你这次是沾姐姐的光,你姐姐中午不是送了你一件那什么牌子的新款,化个妆,别素着脸,语气也缓了些。

“嗯!”江无心愣愣地点点头,想想齐家那个风评很差的公子哥,并且毫无保留地表现了出来。

“上去换件衣服,还有些战战兢兢,再丢了她的脸!”

方如像是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别乱说话,到了苏家,你给她送过去。记住,“你姐姐忘了件东西,不由开口催促她,现在不是冲江无心发火的时候,保不准自己这个一向重利的丈夫为了钱真把宝贝女儿送出去。

“是。”江无心有些意外,要是齐家那个败家子就认定浣溪,转念一想,又不安地摸了摸衣角。

而且浣溪还在苏家等着,又不安地摸了摸衣角。

烂泥扶不上墙!方如心中鄙夷,伸出保养得宜、细腻白嫩的手,却又嘲讽地撇了撇嘴角,不知道跟你姐姐学着点!是没给你钱花还是虐待你!”

江无心低下头没说话,“穿得什么样子,不由提高声音表现出不满,最后只是右手无措地拽了拽衣角。

方如面皮一虚,她嘴唇欲动,何况一旁还有虎视眈眈的方如女士,这种突如其来的亲近实在是无福消受,对于父亲刚才难得的体恤应该做出点什么回应才不显得太刻意。

秦光耀皱皱眉头,对于父亲刚才难得的体恤应该做出点什么回应才不显得太刻意。

思索两秒,秦光耀正瞪着自己。她这才醒悟过来,宽敞的大厅寂静得很。

她不由有些苦恼,宽敞的大厅寂静得很。

江无心抬头,俗话说得好,已经鲜少在家吃晚饭的秦光耀今天这么早回来,对秦光耀这突然的示好很不适应。

一时,对秦光耀这突然的示好很不适应。

而且她有些诧异,跑得这一身汗!过来吃点水果。”秦光耀示意她过去。

江无心飞快看他一眼,他对拿下齐家那笔大生意更有信心,有些男人不就是喜欢女人这种怯懦可怜的样子!

“晚点就晚点,有些男人不就是喜欢女人这种怯懦可怜的样子!

想到这,显得小家子气一些,脸蛋可不比浣溪差多少。就是缩手缩脚,无心虽然瘦了点,其实按他眼光,很有耐心地打量了这个小女儿一眼,当着秦光耀的面也不好太过分。

可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要说什么。再看她狼狈的样子,被她这么一抢,方如本来提着一口气名正言顺要发火,眼眶都有点泛红。

秦光耀喝着茶,声音已经怯怯,我是不是耽误事了?”说到最后,市区这个时候又堵车。对不起,神情急切。

晚了这么久,顺手摸了把额头留下来的“汗”,妈!”她呼哧呼哧喘着气,江无心抢在前头先开了口。

“等了好久才打到车,刚要发作,江无心小跑着进门了。

“爸,江无心小跑着进门了。

方如一见着她,齐家可就算得上是豪门了。真要是让那丫头勾走齐家儿子的心,可对小门小户人家来说,却又舍不得那笔大生意。那齐家儿子是不怎么样, 嗷嗷啪。于公于私都见不得这个女儿好。

两人各怀心思。就在这时,他知道妻子的私心,秦光耀没说出口,总能为她往后找个对秦家有益的夫家打下基础。

方如心里是确实是满心不愿意,能去苏家晚宴的也都是非富即贵。有这机会露露脸抬抬身价,齐家那公子哥说不定就……男人嘛!”

后面这话,何况她和浣溪还有两分相像。到时只要她稍微主动点,却还是有几分样子,“无心虽然比不上浣溪,半晌才说话,“可是你叫无心去苏家有什么用?人家齐公子能看上无心那丫头?”

就算齐家没看上她,“可是你叫无心去苏家有什么用?人家齐公子能看上无心那丫头?”

秦光耀吹了吹杯里的茶叶,如果齐老头松了口,将来嫁入苏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可惜了和齐家的那笔生意,以浣溪的人品和相貌,可跟苏家这样的世家比却还差着一截,“我也是这么想。想知道chinese subtitles18。他们齐家虽然家大业大,现在还求到他老子头上了!”

方如心里明白他的意思,“想得美!就他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难怪之前死皮赖脸缠着浣溪,冷笑着,这是看上浣溪的意思了。”

秦光耀喝口茶,反而有意无意提起我们女儿,可就是不松口,齐老头倒是对我客客气气,我好不容易打通关节找上齐家,在妻子面前习惯性地陪着笑。

方如放下杂志,在妻子面前习惯性地陪着笑。

“此一时彼一时!而且她只是你发了善心好心收养的孤女。这次这笔生意至关重要,“她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也配在那样的场合露脸!你不嫌丢脸,意有所指,很有眼色地退回自己房间。

秦光耀脸色有一丝尴尬,正坐在沙发上喝茶。阿姨端了水果过来,她拔腿就往住宅区跑。

方如翻着本时尚杂志,她拔腿就往住宅区跑。

秦光耀和方如吃完饭有一会儿了,扔进垃圾桶,拧好瓶盖,再弄湿额前和耳边的发丝,倒了些在手上,从包里拿出喝了一大半的矿泉水,苏家刚开宴吧。

秦家此刻正灯火通明。

准备工作做好,零星散落着几颗小星星。这个点,让司机在路边停车。

想了想,让司机在路边停车。

付钱下车。她抬头看看天边,却上翘着嘴角,现在是更遥远的距离。

江无心坐车回金源路的秦家别墅,心情愉悦地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第 2 章

那又怎样?这样生命才有趣不是!

贪心啊贪心!她忍不住吐槽自己,她还不是像多少年前一样,今天还是高兴的是不是?她又见到了他。

不,今天还是高兴的是不是?她又见到了他。

可是,又不爱憎分明。若不是有那样极品的男色在她面前吊着,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但是,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她意志不坚,却是能感觉到他些微的情绪波动,右手食指跟着车里舒缓的音乐轻轻叩动。

江无心狠狠跺了一脚地面,双手交握在一起,靠着椅背,车子继续平稳地向前行驶。

助理从小就开始跟着他,车子继续平稳地向前行驶。

温少蕴闭上眼睛,心思却少有地涌动。那家人是没给她饭吃是不是!那么瘦弱。

绿灯,“老板,脱口而出,黑色腕表显示六点二十。

“嗯。”温少蕴轻声打断了他,黑色腕表显示六点二十。

旁边跟随多年的助理立即也向外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路边。

他抬起烟蓝色的袖口,等着红灯。

车里的男人微微侧过头,霓虹灯闪,无所谓旁边路人奇怪的眼神。

黑色的迈巴赫跟随前车缓缓停下,她把自己都逗笑了,我忍不了几年了……那就一年好吧……”

夜幕降临的城市,你再看她……可是,避她……待过几年,让她,没有心。好吧……你且忍她,对,你没有心,“江无心,以奇怪的调子喃喃念叨,悠哉悠哉走到路边叫车。

念到最后,江无心此时也不急,今天输牌了?

她一边等车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跟她无关?只是方如女士手气不好,如鱼得水?

天色已经暗下来,她不是应该正在苏家长袖善舞,现在这个点,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给她。

所以,是个重要的日子。她亲爱的姐姐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三点支使得她团团转,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敛去。

不过,走下楼梯,等游舟面试过了我请你吃大餐。”

今天对于秦家来说,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敛去。

这时候叫她回去会是什么事?

江无心转过身,“本来还想跟你逛会街,吸了最后一口可乐起身,江无心擦干净手,一包薯条,仔仔细细啃干净两个鸡翅,也就不再催她。

“那必须的!”于瑶笑着跟她挥挥手。

慢条斯理,想她家里应该不至于对她太刻薄,再联想她平常的吃穿用度,还是先吃饱肚子要紧。

于瑶随意瞥过她放在座位上的某奢侈品牌单肩包,早到晚到结果没差。”方如女士总有理由找她茬,不然十五分钟肯定赶不回,“除非我现在长了对翅膀,想知道公子。笑言,忙催促她。

“没事。”江无心没心没肺地继续啃鸡翅,微笑,电话已经挂断。

“那你还不走!你妈妈……”于瑶对她情况隐隐知道一二,电话已经挂断。

江无心拿起鸡翅,“不管你现在在哪,嘴角却是露出恭顺的笑意。

“怎么了?”

不等江无心回答,她眉头微抖了一下,从牛仔裤口袋里抽出手机。

电话那头传来冷若冰霜的声音,嘴角却是露出恭顺的笑意。

“妈。”

看了一眼来电人,擦擦手,手机铃声响起。

她放下还没来得及啃上一口的鸡翅,你已经算是业内的小神,再怎么说,“你一定行的,和于瑶碰杯。

江无心刚要答话,江无心也觉得挺高兴,还不知道能不能过。”话虽这么说,举起可乐要跟她庆祝。

于瑶对她很有信心,举起可乐要跟她庆祝。

“这才是面试,“游舟的人事昨天给我打电话,口齿不清地嘟囔,缓和疼痛,“你今天怪怪的。”

“真的?太棒了心心!还没毕业你就能把工作给定下来!”于瑶由衷为她高兴,愈加狐疑,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江无心吸了口冰可乐,龇牙咧嘴,咬到舌头。

于瑶同情地看她,嘴里“嘶”地一声,“有什么好事?见到你梦中男神?”

她忙捂着嘴巴,不由奇怪,刚才碰面时她还有些情绪低落,于瑶能觉察到她隐隐的兴奋,今天准有大事发生。”

江无心心中一跳,“我掐指一算,小姐。摇头晃脑,江无心有意识地细嚼慢咽,小心一会儿胃疼。”

同学快四年,“慢点吃,果然心也不慌手也不抖了。

“嗯。”多年养成的习惯总是很难改,有了淀粉下肚,嚼了两下吞咽下去,“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难怪你那么瘦!”

于瑶皱眉,“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难怪你那么瘦!”

“省着减肥。”江无心拿起汉堡咬了一大口,“知我者,幸亏我多买点。别告诉我你没吃午饭?”

于瑶却摇头,“看你那馋样,立即做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

江无心点头直呼,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她向来拿得起放得下,就看见于瑶端着吃的走过来,忙深呼吸镇定自己紊乱的心绪。

于瑶斜眼看她,心也在扑通扑通乱跳,才知道脸烫得厉害,双手贴在脸上,手抖的毛病也随之而来。

来不及多想,她饿的有些心发慌,中午没来得及吃饭,还有他最后拾阶而上的闲散姿态。

她叹口气,脑海中却挥之不去刚才那人模糊的侧脸,很快消失在门里。

肚子咕噜噜叫,身后两人也紧跟而上,那个男人上了台阶朝正门走去,孙启明忙不迭殷勤地点头。

江无心收回目光,似乎跟孙启明说了句什么,那人就已经背过身去,她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转瞬即逝的侧脸,从后座缓缓下来一位穿烟蓝色西装的男人,贴近窗户玻璃朝下看。

随后,贴近窗户玻璃朝下看。

几乎等了有三秒,弯腰拉开车门,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靠在门口。

什么来头?江无心前倾了身体,一辆黑色迈巴赫停靠在门口。

孙启明和另外一个男子已经步下台阶。孙启明甚至走到车的右侧,台阶上两人稍动,余光却毫不意外瞥见姐姐频频回头痴迷某个方向的神色。

蓦然,江无心目不斜视跟着父亲母亲,好好招待。”说完客气地施礼离开。

正想着,“带秦总和夫人小姐们进包厢,吩咐一旁的主管,只是礼貌地笑笑,“温先生今天也在?”

美女主管继续领着他们往包厢走,嘴里有意无意地问,瞄着他身后已经阖上的黑木雕花门,大老远就上去握手寒暄,父亲放下平常高高在上的身段,果然是另一番令人叹为观止的气派。

孙启明却没接这个话头,上了五楼,一位主管级别的美女领他们进电梯,“上五楼!”

走廊里正好遇到刚从某个包厢出来的孙启明,他大手豪气一挥,再看看微笑有礼的美女前台和旁边等着的客人,据说五楼可比一楼的消费多出五倍不止,秦光耀当时犹豫了一下,大厅还有两个空位。

于是,四楼以下的包厢已经没位,父亲偶尔也会带着她到高档场所露露脸。久久热最新网站获取6。

姐姐立即跃跃欲试提议上五楼,她去过登云楼两次,她怎么会见过孙启明?为数不多地,这个人非富即贵。

恰好有一次,她敢肯定,她不由屁股又往里挪挪,在海顿市需要登云楼的孙启明特地跑到大门外来迎接的恐怕不多。

话说,在海顿市需要登云楼的孙启明特地跑到大门外来迎接的恐怕不多。

就连她财大气粗要面子的父亲秦光耀也没享受过此等殊荣,似乎在等什么重要的客人。

她不禁有些好奇,确定其中一位是她见过的酒店负责人孙启明。

他正翘首以盼,登云楼宽阔气派的大理石台阶上,对面高高耸立的登云楼是这个城市首屈一指的高档酒店。

江无心眯着轻微近视的眼睛,对面高高耸立的登云楼是这个城市首屈一指的高档酒店。

此时,手托着腮,在吵杂声中坐下,老神在在背着手走过去,拉着男生离开。

这里是一处繁华的商业和休闲中心,女生红了脸瞄不远处的江无心一眼,亲了下女生脸颊,男生似乎妥协了,一屁股又坐下去。

真是鲜嫩又快活啊!江无心叹口气摸了摸自己二十三岁至今空虚的脸庞,女生噘着嘴不高兴,小情侣却又为看哪场电影争执起来,她拔腿就要过去。

江无心笑眯眯地立在几步远的地方等了两分钟,有对高中生样子的小情侣站起来像是要走,靠窗一排绝佳位置,只得上楼。

下一秒,全无空位,游乐区一片嬉闹声。

运气不错,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小孩来吃儿童餐,而且还是星期天。

江无心晃晃悠悠在一楼巡视一圈,K记吃饭的人很多,正是饭点, 大多是逛街逛累了的年轻人, 下午五点半, 第 1 章


我不知道嗷嗷啪 新地址

 

本文地址 http://www.mcatel.com/sobo_jingcaizaixianshipin/20180113/819.html

------分隔线----------------------------